一女多男纯肉爽文 小p孩与成年女人啪啪小说

西门嘀咕了下。

寒山美理走了两步,就到了屋子当中,虽然是拘谨的站姿,但眼角在偷看四周。

这种五六十年代四层公寓楼是单面单间,楼梯在公寓侧面,四层楼有二十四个单户间。

属于要被淘汰的建筑类型,一般只有最最没地方去的人才会租住在这里,价格也便宜,一个月三千元就够,水电费要自己交,然后分摊公用的一个澡间。

十年内都没有这种房子了,稍正常一点的最少得配个小浴缸,不然根本没人要。

房间不带阳台,墙角有黄色的水渍,像陈旧的地图,榻榻米当中有张矮方桌,整个房间的电器好像就是墙上的日光灯。

四月初的天气,今天外面还有稀稀拉拉的小雨,房间里连个被炉都没。

经济上的窘迫一目了然。

‘大概或许应该可能会挺顺利吧!’寒山美理嘴唇微动。

“请随便坐。”

“嗨”

寒山美理没有坐下,还是那种很拘束的站姿。

关上门,西门打量着这位‘人质’女士。

个头不高不低,但上身很粗壮,然后这腿却很细,脚尖内扣,脚趾头在袜子里不安地动。

她那个头发,抹了不知道多少发胶。

后面长到过肩,前面还弄了点‘风发’的感觉挡去了一大半的脸。

只是‘风发’给人感觉轻盈飘逸,而她的头发却像一把铁丝,感觉阴森沉重。

大衣也不甚合身,还是男款,越发显得头小脸也小,箱包也不是新的,整个感觉像是哪个乡下来投亲的村姑。

“有些简陋,请坐吧”

西门又说了句,主动先坐下了。

寒山美理把箱子和包放下,小心地跪坐到垫子上,反身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点心盒,又拿出个白信封,先一个很规矩的土下座,然后双手拿着低头献上

“因为我的事,让西门桑被误伤了,真是很过意不去!”

西门看看她的脸,露出半个面孔还行,透过铁丝可以看到右脸上有淤青,从眼到鼻侧,不规则,擦着很厚的面霜。

又看了下她的腿。

好像刚才坐下时是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那么来这里应该是很费了点力。

“这是什么啊,你也受伤了吧?”

“嗨”

寒山美理低低应了声,把东西放在榻榻米上,往西门方向推了一点。

“你是警察?那边的?”

西门看了眼那白信封,估计是钱,岛国这地方没红包,全是白信封。

“替他们来道歉的?”

从看到她那一眼,就有一种很违和的感觉。

没道理啊,这鬼岛土著死不认罪都成天性了,这里头还有这种愿意把事往身上揽的好人?

之前情况没说人质的身份,搞不好是警员什么的。

“我不是,只是开枪的是我的

脸上明显有些挣扎。

“你的上司?”

“不不,是我的主人”

“主人?哦,哦,嗯?”

岛国这里女人在外头说自己老公就是这么叫的。

原来是你家那位开的枪,这枪法也是够水的。不过也难怪,毕竟面对亲人会紧张。

“误伤到您,实在是很对不起!”

“既然是误伤,也不用这样,可恶的应该是那个绑匪,我倒是没注意那么多,所以您也受伤的话,应该在家里休息吧。再怎么也应该是男人出来道歉,他人呢?不敢来?”

“这个真是对不起!”寒山美理又深深埋首。

看来发生了点什么事

西门看着这位温柔的小夫人一句话好几个躬,感觉全身不自在。

“是这样的,请务必原谅他的鲁莽冲动,他不是有意的,只是当时想让绑匪”

“稍等下。”

西门坐起来,左看右看,从被子后面找了一个大概是枕头的玩意,递给她,“你也受伤了吧,坐在这上面会好一些。对了你伤在哪了?除了脸。”

“谢谢”

寒山美理接过垫子,犹豫了下,像是不知道应该垫哪。

“垫脚上吧,”

西门已经看到了,大衣下面有裙子,裙子下面有运动短裤,左腿似乎里面有绑着纱布的样子。

这样的伤应该在家里休息,为什么跑出来?

你主人老公呢?

听说岛国这里大男子主义严重,好比说出公差,男人们两手空空在前面走,小秘书背着抱着提着十几个挂件小步快跑。

这场面要是放到四十年后的国内,嘿嘿,估计当场就有一堆圣拳冲上去把那些男人撕碎踩烂再吐上一百斤的金柯拉。

眼前这个寒山美理,忽略厚实的胸背和脸上的青痕,整体容颜娇好,唇红齿白肌肤也是白皙光洁,脸上这算二级破相了吧。

眼睛红肿,搞不好是一路哭过来的。

打中大腿这种事,想必也是很令人难过的,不说残不残的事,以后大概就跟比基尼绝缘了,唔,我在想什么?!

这才四月天,不是六月。

“谢谢”


 

“坐吧,那不是枕头。”

“嗨伊”

寒山美理低头,把那个垫子慢慢塞到后面,然后小心斜着坐下,确实,比之前舒服多了。

西门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放在前面的白信封不厚不薄的,也不知道放了多少钱。

下面的盒子是点心,应该还是有点小贵的。

打量了下,感觉这里少了点什么。

“哦,稍等”

西门又站起来,去玄关那翻了下柜子。

自己刚加了体质不怕冷,这位全身都在打颤。

寒山美理看到他站起,赶紧也要站起来,刚扭了下,脸上就露出痛苦的表情,低头垂首。

房间空荡荡,客人在身边,咋办,

[商城可租用或购买各种商品,购买请看定价,租用价格每件每周都为1元,可查看物品列表并执行回收,超过一周下周租金翻十倍。]

‘吃的也可以租?’

[吃的当然也可以租,回收之后从体内消失。]

‘这算什么?’

[虽然并不实质营养和有效能量,但可以满足短时间口腹之欲,建议采取这种方式节约资金。]

西门转身,拿着两杯热乎乎的香飘飘奶茶。

“家里没有什么东西,请不要介意。我刚泡好的,暖暖身子。”

一杯放在她面前,自己爽爽地喝了一口。

脑子里头租用列表有两杯,一杯已经喝了一口,另一杯完好。

商品有图有编号,有租用时间,还有使用状态,大赞!

“请吧”

“嗯”

寒山美理拿起来握在手中,热乎乎的奶茶捧在手里,身子都暖和了起来。

“西门桑炬燵已经收起来了吗?”

“呃没有那个东西。”

“没,没有吗”

“没有。”

炬燵又叫被炉,就是一张正方形矮桌,上面铺上一张棉被子,桌下有电动发热器,天冷的时候特别好用,坐在桌边脚往里一塞。

西门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正这房间里啥啥没有。

寒山美理赶紧放下杯子,起身打开箱子。

“你做什么?”

“我正好带了一个。”

“带了什么?”

炬燵?

还真的是!

寒山美理从箱子里翻出一条被子,一个电热器,几根木条,几块木板,用木条拼出一个桌架子,又放上被炉。

从她转身开箱翻东西到最后给那玩意插上电。

西门全程傻看。

加了体质眼神特别好,他还看到了箱子里有一个米袋几包乌冬面荞麦面、塑料包装的饭团,还有报纸包着的什么东西,感觉像是碗筷,还有布包着的瓶子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一女多男纯肉爽文 小p孩与成年女人啪啪小说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58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