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 夹在按摩器在教室

“啊?”

法律系的大学知识,也分国家,日本大学法律专业知识包,1000万元。

像这样的法律知识,就不分学校了,同一个国家,名校普校教材指向都差不多,以本国法律条文为主,也没有人敢说我的教材不是按着当前的法律编的。

名校和别的学校的区别在哪?

其实只是人脉资源,出去之后校友们相互扶持,不同学校的圈子相互排斥,自然就是一个阶层分化。

短大的便宜,但证书价值不一样。

“很好找,法学生如果不进大会社,也可以进事务所,以后可以自己开一个事务所,”

“这么有前途的吗?”

“要开事务所,要先把证拿到,要拿证就要先进一家事务所工作一年,所以还是要很努力才行”

岛国大学法律知识包退出选择区。

“那你有点可惜了,现在这经济,工作一年可以赚很多钱吧?”

“女人总要”

寒山美理表情先是黯然,然后像是充气似地挺起胸“是的,我现在也要去努力找工作了。”

“啊?不准备继续学业吗?再考啊!”

总觉得寒山美理似乎有些苦衷。

果然,犹豫了一会之后,她又说道“其实之前,因为开枪的事,他被停职了。”

老公没收入,老婆不赶紧离婚反而出去求谅解找工作,是个贤妻啊!

“警察收入高不高?”

“比大会社差很多,但比较稳定,另外,公务员社会地位还可以,按着年资会升职,他还是职业组的”

寒山美理小腿在被炉里,靠着自己那个箱子,又看了眼前面那少年。

不知道为什么,刚进来时感觉相貌还比较普通,现在倒觉得很英俊了。

“哦对了,西门桑还没吃晚饭吧?”


 

“呃”

西门看看手里,刚吃了不少东西,但体质增加让他胃口很好,所以再来两顿没问题。

“我去给您买。”寒山美理要爬坐起来。

“不用不用我这里有。”西门赶紧站起,他伤都全好了就是绑着布,寒山美理是真的受伤。

商城里头,可供买的道具很多。

食物也算是道具的一类。

有需要加工的食材,有不需要加工的食材,都注明着市价。

四月的东京,今天最高气温十七度,入夜陡降到10度,外面还有雨。

不过有被炉就不怕了。

西门收起两个空杯,打开衣柜,在脑子里头直接消除了那个租用的东西,回头看了眼寒山美理,也不确定她肚子里的感觉跟自己会不会一样。

“不介意吃点冰淇淋吧?虽然外头冷,但”

商城里头,有标明哪些是市面上类似的参考价格。

市场上有卖的美味多冰淇淋,有小桶中桶和大桶装。

小桶250克,中桶500克,大桶一千克

有巧克力味,香草味,草莓味,香芋味

小桶250元,中桶500元,大桶1000元。

不管哪一种,租金都是1元一件

并不实质营养的食物,看起来也很诱人,而且能满足口腹之欲呢!

四个口味各拿一大桶放到榻榻米上,客气地请寒山美理先挑。

“您太客气了,说好我来照顾您,可还要让您这么费心招待”寒山美理低着头。

“别客气了,挑一个。”

推让了一会,寒山美理选了巧克力味的一桶,西门挑了香芋,两人坐着一边挖着吃,一时间就有点沉默。

西门又不想说自己的情况,老问对方也不好,跟不怀好意似的。

“西门桑,平时不看电视?”

“之前电视机坏了。”西门抬头,窗外传来电视剧的声音。

有个男人大叫‘滚出去’

“反正也听得到。”

他这个小房间里连个电视都没有,也没有空调,外头传来前后左右人说话的声音,不光是真人,也有电视剧里的喝骂,刚才有人在弹钢琴

寒山美理低头温柔笑了笑“这是《少女生世之迷》,今日子桑主演的,现在是重播,我都看三遍了。”

“是吗?有这么好看?我没看过”

寒山美理小小吃了口冰淇淋“还可以吧”

西门点点头“讲什么的?”

“其实就是一个孤女寻亲的故事,音乐学院院长的独生子跟女佣私奔,还生了个女儿小雪。

结果不到一年,那家伙得了重病去世了,小雪十八岁那年女佣也死了,临死的时候叫小雪到东京去认祖归宗。

于是小雪就来东京。在音乐学院找爷爷的时候意外的被琴声吸引,闯进了练琴房,弹琴的老师非常生气别人打扰他,大声叫小雪滚出去。”

“虽然被这么喝斥,小雪却爱上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