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玻璃窗索要 当众裸体公开羞辱调教

“于峰,你之前提到自主研发显像管的事,我是非常赞同。

  如果我们率先打起了价格战,一旦影响到其他地方品牌的利益,那显像管一定会涨价,来提高我们的基础成本,换做是我们,也会这样做的。”

  周于峰点点头,屠龙勇士终成恶龙,是在前一世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多少电视机企业在那场竞争中被淘汰,埋没在浪潮中。

  所以在各地方放开对彩电行业的市场保护之前,要尽可能地摆脱对长红显像管的依赖。

  “已经在初步研发中了,应该到了六月底,就能完成生产。”

  周于峰肯定道,目前何宁带着几位高材生,组成了小组,已经在夜以继日的研发试用了。

  “好,很好!”

  杜永员称赞起来,抬手拍了拍眼前年轻人的肩膀,与周于峰的相处中,让这位感觉很奇怪,这么年轻,对市场的理解竟能如此的敏锐。

  恐怕等杜永员以后回忆起来,自己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在85年初的时候,把周于峰拉来了深海市。

  “于峰,现在我们要去见的,是负责深海盐田港的马陈书,谈谈工作上的事,顺道一起吃个便饭。”

  杜永员又说道。

  周于峰点点头,可表情却是变得迟疑起来,马陈书这个名字,怎么听得这般耳熟,但一下又想不起来是谁,似乎没有印象?

  “是谈花朵服饰运输的事情吧?”

  周于峰收回思绪后问道。

  “嗯,听说你们花朵服饰做了些奇怪的衣服,准备向岛国出口?”

  杜永员好奇地问道,难道岛国人喜欢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还真是有人造,就有人买。

  “对,下一步准备在岛国开直营店,主营的就是那些衣服。”

  周于峰尴尬地笑了笑,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那些奇怪的衣服,就是动漫里的服饰,根据岛国人的喜爱,特意制作的服饰。

  而增加花朵品牌曝光率的同时,更容易让日照吸引投资者的融资。

  “一会跟马陈叔同志沟通,让他帮你在盐田港介绍工作流程,好方便运输。”

  杜永员也不打算刨根问底。

  不多久后,车子抵达了一处国营饭店...

这时的马陈书同志已经在等着杜永员了,看到其下车后,立马笑着迎了上去,而在饭店的门口,还站着一位妇人和十四、五岁的少年。

  “陈书同志,让你辛苦了,急急忙忙地从北边赶来这里。”

  杜永员客气地说道,伸手与马陈书的手握在了一起。

  “杜市长,这麻烦什么,只要是工作需要,我随时到位,要各方面都有深海速度嘛,不过因为赶来的急,爱人和家里的小子也一并过来了。”

  马陈书说着,扭头看了眼自己的爱人,这时妇人向杜永员笑着点头示意,随后拉着少年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这有什么,本来就是简单聊聊的,是因为于峰小同志近期要回趟西南省,我就想着先把外贸的工作落实好,余给花朵集团准备的时间。”

  杜永员解释道,伸手在少年的头上摸了摸,少年愣了愣,随后腼腆地低下头笑了笑,心里自是知道眼前这位长辈的职位。

  “真是年轻啊,太了不起了,于峰同志,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欢迎来到深海市。”

  马陈书郑重地与周于峰打起招呼,伸出手后,两人紧紧地握在一起。

  “马总经理,您严重了,只不过是凑巧做成了一些事,倒是来沈海,我可是故意的,就是奔着咱们这里的好领导,好政策。”

  周于峰会在任何时候,溜须拍马一番,这是上一世养成的好习惯。

  随之几人又简单说了几句后,便往着国营饭店里走去,不过对于眼前的马陈书,周于峰并没有什么印象,大抵是多想了。

  找了一处角落里的位置,杜永员要求着点了几个简单的菜,几人便边吃边聊了起来。

  “于峰同志,目前的外销局势,我是非常支持你的,尤其是有针对性的、计划性的,只做服饰的外销。”

  马陈书赞同了周于峰刚才的观点,而在工作方面,自是会大力支持花朵服饰的远运。

  “于峰,来说说你对目前外销局势的看法。”

  杜永员看向周于峰,饶有兴趣地问道,特别想知道这个年轻是如何想的。

  “这...”

  周于峰吐出一个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本来与这些人的相处中,自己是有意收起自己的锋芒,但花朵集团的不寻常,始终会让他成为话题的中心。

  “杜市长,多的看法,我肯定没有马经理理解得透彻与正确,我只是知道,花朵集团旗下,相比国外有产品优势的,只有花朵服饰了,所以就把有优势的东西卖出去。”

  听到年轻人这样的解释,杜永员和马陈书对视一眼后,皆是笑了起来,尤其是马陈书,见面以后,更是喜欢周于峰的说话行事。

  刚刚的话很明显,是不想抢了任职者的话,想的真是太细了。

  “那陈书你来说说,我跟于峰都学习学习。”

  杜永员看向马陈书,又笑着说道。

  马陈书点点头后,便陈述起了自己的观点,考虑到华夏人工成本,服装行业这类的轻工业,会是出口的重点,再深一些,就是普通的制造业。

  其实此时马陈书的观点,已经在往着全世界都是华夏制造的方向靠拢了,不得不说,这些领导人的智慧是很高的。

  之后马陈书又问起周于峰花朵集团的其他事情,在说话中,对这个年轻人是越来越喜欢,他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稳重与城府。

 “我家小子要是有于峰同志你十分之一的本事,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马陈书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佯装羡慕地说道。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抵在玻璃窗索要 当众裸体公开羞辱调教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63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