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缚后惨遭玩弄强制高潮 三个手指一起太疼了视频

 罗瑞敏抢着说道,上前一把拉住田妈的胳膊,显得格外的热情,两家人也寒暄了起来。

  不过周厂长还没有到,不免让康进忠这家人心里有所失望,现在人家的社会地位,可不一般呀。

  同时,胖子陈国达也来帮忙了,没看到好兄弟周于峰,心里自是失望了起来,其实这里的人,也都是想看一眼那位大人物的...

“哥,康厂长在院子里呢,快出去跟人家打一声招呼吧。”

  屋里头,田亮亮正与同学们聊天的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趴在了门口,向着屋里头喊了一嗓子,表现得过于急切。

  康进忠的名头,在临水市可是相当有名的,人们的第一反应,也都是如少年这般的迫切与紧张,把康厂长的位置摆得很高。

  没有想到人家竟然是提早一天,来给田亮亮这个年轻小伙帮忙了。

  这花朵集团的一位经理,就这么有面吗?屋里头不少的人心头涌起了这样的疑惑,不约而同地都看向了正在打电话的田亮亮。

  而同学中,尤其是张子蕊,猛地缩了下身子,对康厂长是打从心底的敬畏,父母都在临水钢厂上班,印象中,那位都是非常严肃的一张脸。

  “哥,你快点,人家在外头站着呢。”

  少年见自己的哥哥只是简单地摆摆手,还在那里通着电话时,又是急着叫道。

  “我知道了,等下出去,你出去找活干吧。”

  田亮亮蹙眉说了一声后,索性直接背过了身子,继续通着电话,看似并不着急康进忠在外头等着自己。

  少年长叹了一声气后,找了茶缸倒了一杯水,给康进忠送了出去。

  “我...还是不去了吧...副食品厂里的事情太多了,真的是走不开。”

  沈自染找着借口拒绝着,紧抿起了嘴,还是不能鼓起勇气出现在同学们面前。

  田亮亮提前回到临水市准备结婚的事时,自是打听到了副食品的负责人是谁,也顺道找到了沈自染,真不愧是人家当过领导的,沈佑平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干起这么有规模的副食品公司。

  田亮亮又非常会来事,既然遇到了,肯定是要邀请人家过来参加自己的婚宴,而且小朵跟自染的关系那么好,自己很清楚该处理这样的关系,一定要给予尊敬。

  “于峰那么忙,都从深海市敢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小朵可是不管孩子跑来了,副食品公司能有多忙,你说你就在临水市,自染,你不过来,可是不够意思啊。”

  田亮亮强求道,而听到沈自染的这个名字,令所有的同学们都是一惊,原来是跟沈自染通电话。

  刘曼曼和李德才对视一眼,其他同学皆是往前走了一步,怎么?难道那家副食品公司是沈自染开的?这不能吧?她爸不是出事了,没收了全部财产了。

  不过有个原来当领导的大伯,倒也有这个实力,此时已经有同学酸起来了。

  这时沈自染握着电话筒不说话了,一个人这么久了,又怎么不想见到旧友,何况...周于峰和小朵也在,在原来,她可是每天都张罗着同学们聚餐的。

  “哎呀,自染,好了,快来吧,就等你了啊,不能不够意思!”

  田亮亮又是说道。

  “那...那好吧。”

  沈自染终于是应了下来,但迈出这一步后,竟然是紧张了起来,不由得拍了拍胸口。

  “呵呵,好,那我们等着你啊!”

  田亮亮笑语了一声后,便挂断了电话,转而看向其他同学说道:

  “你们聊一会,我出去见见康厂长。”

  随之田亮亮大步往着屋外走去,同学们看着他如此沉稳的做事,心里的差距一下就拉开了。

  “这贾佩佩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了。”

 

 刘曼曼随口嘀咕了一句,心里满是不甘,这周于峰不给机会,就把心思放在田亮亮身上了,可写信不回,电话不回,不免让她心里失望与妒忌。

  人家田亮亮现在可是连康厂长都主动帮忙的人物了。

  “佩佩可是我们花朵集团的正式工,还做到了小组长的职位,一个月工资有150块呢,是人家自己优秀,才能嫁给田经理。”

  李小梅现在可不受刘曼曼的这一套了,上次在浙海市吵过架后,直接撕破了脸。这话的意思,就是指贾佩佩你的工作不是正式的,你又能挣多少,你配吗?

  “一家子拖油瓶,这条件有什么好!”

  刘曼曼莫名的,一下就炸毛了,冲着李小梅喊了起来,心里有太多的不甘了,为啥就看不上自己?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条件好,田经理也看不上你吧,真有意思,在人家婚宴上阴阳怪气地说这一些,佩佩嫁给田经理后,条件要比你家好太多的。”

  李小梅不甘示弱地说道,虽然她的性格慢,喜欢思考后发言,但跟着乾叔干销售以后,可是相当护着自己家的人,乾说常说的一句:“你干嘛受着呀?说句话呛死他,以后没准见不着了。”

  “好了,少说两句,我们出去看有什么能帮的。”

  富大海说了一声后,便拉着李小梅往着屋外走去,不想在亮亮的婚宴上,给人家添麻烦,吵起来。

  刘曼曼憋着气,心里委屈极了,至于其他同学,看了她一眼后,跟着富大海他们走了出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而心里,都在期盼着好同学,周于峰。

  如果周厂长肯给自己这个机会,那自己的身份地位,也会如田亮亮这般吧。

  “还得让田经理你多教他们一些本事,我那两个儿子,都太实诚了,嘴笨。”

  康进忠与田亮亮说着话,一旁的罗瑞敏在陪着笑,而康香桃眨着大眼睛在仔细打量着田亮亮,心里暗自记着:原来这就是哥哥常说起的田经理。

  “康厂长,您严重了,我跟正豪他们私底下关系都很好的,不存在什么教不教的,互相学习。那正豪不都已经是组长了嘛,说不定年底的大会上就升成经理了,明后年职位都超过我了。”

  田亮亮很会恭维,这样客气了几句后,几人皆是笑了起来。

  “亮亮!康厂长!”

  陈国达高呼一声后,大步走了过来,轻拍了下田亮亮的肩膀,显得非常亲昵。

  院子里的人张罗着,又过了十分钟之后,就开始摆桌了,马上就要上菜开饭了...

  “自染,别想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看看于峰的性格,豁达一点。”

  沈佑平看着打扮的沈自染,笑着安慰道。

  “大伯,要不你也去吧,跟于峰聊聊工厂里的事。”

  沈自染还是有些心虚,想要拉上大伯。

  “呵呵,我这去像什么话,又没有邀请我,而且我原来的身份,会把人家的安排打乱的。再说了,于峰会来找我谈工作上的事。”

  沈佑平摇头拒绝,沈自染长吁一口气,点了下头后,也便不再强求了。

  不一会后,沈自染骑着二八大杠,往着田亮亮家里的方向驶去,此时正值晌午,阳光把前方的道路照得明亮...

轮到老黑,别看老黑虎背熊腰,看着勇猛刚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