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粗壮和技巧让我欲罢不能 校花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闷开,就是他不看牌,也不用翻倍,直接和我比牌。

  侯军说着,把自己的三张牌猛的掀开。

  众人见他竟闷了一个黑桃K的同花,便说道:

  “这把候组长牛B,闷了个同花,稳赢了!”

  “是啊,一把牌直接翻本,还是组长厉害!”

 洗浴的两个同事,都拍着侯军的马屁。

  而侯军盯着我,问说:

  “你磨叽啥呢,开牌啊?”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

  而我慢慢的把三张牌依次掀开。

  A、J、10。

  三张梅花。

  “哇!”

  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本以为侯军闷的牌挺大了。

  可没想到,遇到了冤家牌。

  他是K同花,我是A同花。

  “组长,你今天点子太背了,K同花遇到A同花……”

  侯军脸色铁青,气的咬牙切齿,双手握拳,骂道:

  “玛戈璧的,这他妈什么点子,这牌也能输?真是他妈的出门遇鬼了……”

  骂了几句,侯军还不解气,回头又拿陈晓雪撒气。

  “都特么怪你,我那时候就说开,你非让我继续闷。多输二百多!”

  陈晓雪虽然不服气,但她又不敢顶撞侯军。

  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嘟嘟囔囔的说:

  “扑克握的那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他爹妈的烧纸呢……”

 

  我本来正在收钱洗牌,一听陈晓雪开口骂我,我便盯着她问:

  “你说什么?”

  陈晓雪向来不把我们这种服务生放在眼里。

  一听我问她,她声调立刻提高。

  “我说你给你爸妈烧纸呢!”

  从六岁那年,我亲眼看到父亲惨死在我面前时。

  我就暗暗发誓,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辱我父母。

  除非,我死。

  看着陈晓雪,我的眼神中,满是怒意。

  “你再说一遍?”

  陈晓雪没想到,我一个服务生,居然还敢用这种口气质问她。

  她没等说话,侯军一下站了起来,他怒气冲冲的指着我,骂说:

  “再说一遍怎么的?你他妈还想打一架啊?我告诉你,小B崽子,你能玩就玩,不能玩就给我滚!再逼逼一句,别说我今天收拾你!”

  侯军平时在洗浴,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他嚣张惯了,根本不把我们这些服务生当回事。

  侯军一说完,老黑也皱着眉头,不满的对我说:

  “你到底能不能玩,不玩就滚,别耽误我们大家!”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

  玩?

  肯定能玩!

  今天我陪你们好好玩!

  我开始洗牌。

  对于扑克中的千术,洗牌是基础。

  方式很多,假洗、跳洗、翘洗,还有完美洗牌法等。

  不论怎么洗,都是为了发牌时,能拿到更好的牌。

  而发牌的千术也是五花八门。

  像跳发,就是你看着好像是发的上面第一张牌。而实际上,上面第一张根本没动,而是从第二张第三张开始发的。

  还有底扣,中取。

  道理和跳发一样,只是一个从下面开始发牌,一个从中间开始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