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普森横冲直撞 再用力一点对就是那

  我初学发牌时,曾问六爷。

  是不是学会这些,就能赢了?。

  六爷摇头。

  我又问,那怎么才可以保证必赢呢?

  六爷告诉我说,必赢的方式只有一个。

  不赌!

  不赌为赢!

  道理我懂。

  但我是老千,我的江湖注定在赌局上。

我开始发牌。

  52张扑克牌,我完全可以做到,想发哪张就发哪张。

  即使让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手速放慢几倍,你依旧看不出来。

  而这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属于千术入门的基本功而已。

  因为输了不少。

  这一次,侯军和陈晓雪都站了起来。

  两人死死的盯着我手里的牌。

  以确保我每发出一张,两人都能看得清楚。

  发别人的牌时,我都是正常的发。

  但发到我自己时,我都会用手指挡住背面的记号。

  牌一到桌上,我又立刻用烟盒盖在上面。

 

  任凭两人怎么看,也别想看到我任何一张底牌。

  牌发完后,侯军和陈晓雪都有些激动。

  准确的说,是紧张。

  因为他的牌很大,大到他害怕别人弃牌不跟。

  我是庄家,应该先下注。

  还没等我拿钱,侯军忽然开口对我说道:

  “初六,你敢不敢再和我闷一把?我就不信,你这把还能赢我?”

  陈晓雪也立刻在一旁附和着:

  “你初六要还算是个男人,你就继续和我老公闷!你要是闷赢了,明天我给你找个妹子,咱们洗浴的妹子,你随便挑!”

  两人一唱一和。

  一边用激将法,一边还用美女诱惑我。

  “好,我闷!”

  说着,我便下了十块钱。

  我的下家是老黑。

  他和之前一样,依旧不闷,选择看牌。

  他看牌的方式,和许多棒槌赌徒一样。

  先是用力的搓牌,再一点点的看着。

  好像这样,牌可以变大似的。

  看清自己手中的三张牌时,老黑的呼吸明显加重。

  暗黑的脸,此时竟有些红的泛紫。

  老黑的牌很大。

  从玩炸金花开始,他就没抓过这么大的牌。

  当然,我知道他的牌是什么,侯军和陈晓雪也知道。

  三张J!

  豹子!

  老黑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快速的跟了二十。

  侯军自然不会去看牌,也闷了十块。

  下面几家,纷纷看牌不跟。

  就这样,我们三个一轮轮的下着。

  谁也不肯弃牌。

  2000年左右炸金花的玩法,有一点很坑人,是三家不能开牌。

  也就是说,想要比牌,场上只能剩两家。

  这也就导致有人会用一种很脏的玩法来坑人,二鬼压一。

  两人不用管牌大牌小,只要钱带的够,就不停的下注。

  而被压的那一方,就算你牌再大,也没办法比牌。

  最后钱下没了,自然淘汰。

  曾听人说,有赌徒拿了一手豹子A,但最后被压的没钱下注。

  抑郁之下,握着三张A,直接跳了楼。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辛普森横冲直撞 再用力一点对就是那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63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