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下药h 花珠被舌头轻轻挑开

 转眼间,牌桌上已经下了一千多块。

  因为老黑提前看了牌,他每把跟注是二十。

  这也导致,他桌面上的钱,就剩一百多了。

  看了一眼侯军,老黑劝他说:

  “大军,要不你别跟了,我和这小子比一下……”

  说着,老黑还冲侯军挤了下眼睛。

  他是好意,是告诉侯军自己的牌很大。

  可没想到,侯军立刻拒绝。

  “我凭啥不跟,我今天要和他闷到底!咋了,你要是没钱跟,我可以借你!”

  这就是侯军王八蛋的地方。

  他口口声声说老黑是他最好的兄弟。

  但他明知道自己的牌,比老黑大。

  还要借钱让老黑跟。

  这孙子,他是谁都坑。

  说着,他就点了八百块钱,借给了老黑。

 

  而他自己桌上,也不过剩下一千多块钱。

  因为我之前赢了,我桌面上还有一千五左右。

  三人继续下注。

  又是多轮过后,老黑的八百跟的只剩下几十块了。

  他捏着自己手里的牌,对我和侯军说:

  “要不这把就这些吧,别再下了。咱们三个比一下,谁大谁赢!”

  我没说话。

 因为我猜到,侯军肯定不同意。

  果然,侯军很坚决的说道:

  “不比,你要是没钱,你就借去,要不别跟!”

  侯军口气决绝,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

  老黑也气的够呛,他满脸狰狞。

  “啪”的一下。

  他把手里的牌,扔到桌上,大喊说:

  “我他妈J豹子,我能不跟吗?”

  谁也没想到,暴脾气的老黑,竟然亮了牌。

  哇!

  牌桌上的人,不由齐声惊叹。

  豹子,在炸金花中是最大的牌。

  更何况是豹子J。

  只有QKA的豹子才能大过他。

  “你把钱借我,我跟他比!”

  老黑亮着牌,还想劝侯军。

  但侯军明显对老黑亮牌的举动很不满。

  他拉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不借,我就剩这些了。我还要和他闷到底呢!”

  老黑气的半死,可又无可奈何。他已经没钱了,只能赌气的说:

  “行,你们闷,我他妈不跟了!我倒看看,你们谁的牌能有我的大!”

  场上只剩我和侯军两人。

  侯军似乎怕我此时看牌,再弃牌跑了。

  他便直接冲我说道:

  “初六,要不这样,咱俩也别十块十块的下了,太麻烦。咱俩直接全下,谁大谁拿走。怎么样?”

  我心里冷笑,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点了支烟,看着侯军面前的几百块钱说:

  “全下倒是可以,不过你还有多少钱,你就要全下?”

  我冷淡的口气,似乎刺激到了侯军。

  “还他妈问我有多少钱?老子比你有钱就是了,你下吧,你下多少老子跟多少!”

  “我下多少,你都跟?”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捆绑下药h 花珠被舌头轻轻挑开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63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