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缝 嘬小核 抽搐 粉嫩 学霸拿着一个遥控器校霸

他们无数次的拳打脚踢,棍棒相加。

  让我学会了一项技能,挨打!

老黑一次次的把我打倒。

  而我,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

  嘴角和鼻子流出的血,已经把衣服染红,红的刺眼。

  就像当年,我那被断腿断臂的父亲。

  和他身上缠着的,被血染透的绷带,一样刺眼。

  我再一次被老黑打倒。

  这已经是第九次了。

  老黑也累的气喘吁吁。

  有时候,打人比挨打,要付出更多的体力。

  站在我面前,老黑已经没了刚才的跋扈。

  “小子,你只要说句你服了,我就让你走……”

  老黑的口气,已经近乎于商量。

  而我还是一声不吭。

  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反问老黑:

  “我不服。你,服吗?”

  我的话,让老黑有些崩溃。

  明明被打倒的是我。

  而我却反问他服不服。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见我又一次的站了起来,众人也都低声议论着。

  “这小子是真犟啊,说句服了,不就完了嘛……”

  “你得说这小子是个爷们儿,这么打都不服,真够硬的!”

  “可别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见老黑没说话,我再次的舔了舔嘴角边上的血。

  那味道,是淡淡的腥。

  “老黑,你不服,我也不服。今天是赌局上的事,那咱们就用赌的方式来了结。我和你赌一把,敢赌吗?”

  “赌什么?”

  老黑问我。

  “等我!”

  话一说完,我便分开人群。

  朝着旁边的一个五金商店走去。

  老板本来还站在门口看着热闹,见满身是血的我走了过来,他吓得急忙闪到一旁。

  进了商店,我拿起两把几十公分的尖刀,便走了出来。

  老板根本不敢过来要钱。

  但我还是掏出一百块钱,放在门口的茶桌上。

  我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

  我是老千!

  有底线有原则的老千!

  拿人东西,就要付钱。

  拎着两把尖刀,我慢慢的朝着老黑走去。

  路灯下,我孤独的影子,被拉的老长。

  而锋利的刀刃,在灯光的映射中,闪着骇人的寒光。

  围观的人群,不自觉的给我让出了一条路。

  走到老黑面前,我把刀柄朝向老黑,递了过去。

  “拿着!”

  老黑没动,他没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我让你拿着!”

  我吼了一声。

  老黑高大的身体,不由的颤动一下,他竟乖乖的接过了刀。

  “你刚刚问我赌什么,我现在告诉你,我和你,赌命!”

  赌命?

  围观的人,发出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