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合不拢腿 高肉道具调教各种play

“……”苏酥叹口气,“知道了。”

不答应能怎么办?

今天被他逮回卧室,她还跑得了?

但陆瑾尧是谁?都抱着苏酥从怀礼门口走过了,结果又返回去……

苏酥那句“你干嘛”的话还没来及说出口,结果发生了什么?

某人幼稚地往怀礼卧室门踢了一脚。

“咚——”

然后,又是一脚“咚咚……”声响起。

苏酥瞪大双眼,僵住了。

愣了几秒,她一巴掌拍在陆瑾尧肩上

“你干嘛啊!打扰人家好事不说,还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偷听?!”

就这么走了,至少怀礼和星晚不知道自己和陆瑾尧出现过。

可现在……

啊啊啊!疯子!

谁知陆瑾尧丝毫不在意,笑得焉儿坏。

他幼稚地第三次踢了下卧室门,房间里的人要想听不到都不可能……

并且,陆瑾尧还大声地说“注意点。”

苏酥都晒了自己一下午,怀礼这小子倒好,独自嗨皮一整天,连午饭和晚饭都不吃?

呵,这人和人一对比,真是气死人。

陆瑾尧还没抱到老婆,怀礼也别想抱得这么容易,吓死他们!

苏酥脸红到爆,捂着陆瑾尧的嘴,凑到他耳边低语

“你幼不幼稚?再不走,我就和奶奶睡觉去了!”

他能威胁人,她就不能了?

只是这威胁的话,对陆瑾尧来说没什么威慑力。

 

某人没多说什么,抱着老婆哼着小曲往卧室走去……

他心情能不好?想想待会儿能和老婆解锁下什么姿势吧。

只是苏酥和陆瑾尧不知道的是,两人刚离开,怀礼的卧室里就恢复了一片安静,随后传出低骂声。

“卧槽!我们又不是偷情,心虚什么?”

“特么的迟早要被吓出病来!三哥真是越来越过分。”

“刚刚门外肯定不止他吧?我好像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是不是苏酥?”

两人今天确实有些过火了。

而且也出乎了怀礼的意料……

中午那会儿,他本来是准备制止乱说的星晚,毕竟得罪了二哥白炎硕,也挺麻烦的。

谁知星晚又凶又横,丝毫不怕,还口口声声说要帮苏酥讨公道。

怀礼就稍微帮白炎硕说了几句话,星晚得理不饶人,动不动就拿分手说事,这就是星晚的性格。

怀礼气得要死,今天非得要收拾她!

谁知这一收拾,两人就到床上去了,还是一整天……

怀礼也是坏,做着那档子事还让星晚道歉。

如今的楚家虽然快落寞了,但楚星晚的性格改不了,就不是那种不会随便低头的人。

她道歉?做梦吧。

于是两人都不肯服输,展开了激烈的‘博弈’。

“我怎么知道?”楚星晚比怀礼还无语,嗓音带着一股子暗哑。

事情被打断,两人又胡作非为了一天,她也没心情再继续了,浑身还不舒服……

啧。

作孽。

逞什么能啊?

她忽然想起什么,又笑着调侃

“这像外人所传的冷酷无情的小陆爷?我怎么觉得他很逗?”

怀礼弹了下烟灰“逗?三哥才不逗,腹黑得很。”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怀礼如今的坏都是三哥带起来的,他当然最了解陆瑾尧。

星晚也懒得问,踹了怀礼一脚“去给我倒一杯水。”

怀礼头发乱糟糟的,被踹了一脚也没生气,嘴里叼着烟,光脚去倒水,然后递给楚星晚……

等星晚喝完水,她才慢悠悠地来一句

“还不是怪你?跟你说了不隔音,你非得胡来。”

中途,管家好像来敲过门,当时她就说不能再乱来了,结果怀礼这货……

不要脸!

“就怪我?”怀礼半眯着眸子看过去,“你那架势跟找人打架一样,我不制制你,都要上天了。”

楚星晚“啧”了一声,有些不耐烦

“还没放弃呢?非得制我?你就不能跟小陆爷学习学习?”

“学什么?”怀礼熄灭烟蒂,“学他坏人好事?”

“……”楚星晚一脸黑线,“学他怎么宠老婆,学他怎么听老婆的话,学他的男德楷模好吧!”

怀礼“嘁”了声,说实话,做不到。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玉势合不拢腿 高肉道具调教各种play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66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