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挺进了她初经人事的紧致 心理咨询 和儿子发生

        “徐导,听到你请吃大餐,我是一刻都没有耽误啊,一大早就赶来了,说吧,什么时候吃饭。”

        黄波一来到影视基地就跟徐文若闹着要吃大餐,但是当徐文若将剧本交给他的时候,黄波还是选择沉下心来阅读剧本,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

        “徐导这个本子很有趣啊。”

        许久之后,黄波看完剧本,语气颇有感慨地说道,哪怕只是粗略地过了一遍,黄波也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剧本。

        虽然剧本的灵感取自西游记,但是整个故事架构跟西游记完全不同,甚至就连人物形象都被完全颠覆了,这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有趣的剧本。

        只是让黄波有点意外的是他要饰演的角色戏份不是太多,在前期出场之后,后面就完全没有戏份了,并且这部电影的剧情也太长了,黄波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我打算把这部电影分为上下两部,你的戏份集中在上部。”

        徐文若看出了黄波内心的疑惑,于是主动解释了一番,听到徐文若的解释,黄波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如果将电影分为上下两部,那么剧本的剧情容量就合理了,于是黄波又仔细看了一下属于自己角色的剧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对于这部电影还是蛮感兴趣的,看在徐导今天请客吃饭的份上,这部戏我接了。”

        “那就多谢波哥支持了,待会儿还有两位演员过来试镜,我们先等一会儿。”

        “你先跟我讲讲,到时候打算怎么拍,我先做个心理准备。”

        之后徐文若开始和黄波讨论如何进行拍摄的问题,黄波不仅仅是一位影帝,他目前也开始迈入导演的行列了,因此看完剧本之后,还跟徐文若提出了很多想法,徐文若也觉得他的想法还是很有用的。

        中午的时候,乔山和杨子先后赶到琅琊的影视基地,徐文若让乔山简单装扮一下,试了一段戏后,就确定了乔山能够出演菩提祖师,只是到了杨子这里出现了一点问题。

        徐文若将春三十娘和白晶晶两个角色都跟她简单说了一下,让杨子自己选,只是她也非常纠结,因为两个女妖精跟她平常饰演的小仙女的角色有很大差异,杨子一瞬间无法适应。

        只是她跟徐文若表示,肯定尽快扭转观念,尽力演好这个角色,徐文若看了杨子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于是将她选择的白晶晶剧本交到她的手。

        晚饭的时候,徐文若没有食言,这的确是非常丰盛的一顿大餐,尤其是徐文若重金购买的海鲜宴让众人赞不绝口。

        在黄波等人到达的第二天后,孟达和魏缨两人也来了,齐悦也跟星讯影业谈完了合同,回到了影视基地,于是整个剧组的几位主要演员算是凑齐了,目前还没有解决的就是春三十娘和白晶晶的问题。

        于是徐文若直接让两个人扮好妆容,一起来找找感觉,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徐文若只有换人了,她们两人也知道了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因此听取了徐文若的建议,不要在意自己的形象,抛弃心中的拘束,放心大胆的去演,喜剧哪怕是浮夸一点也没有什么问题。

        或许是她们很想要参演徐文若的电影,或许是想要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在这次试镜的时候,两人完全放开了自己,真的成了两位千娇百媚的女妖精,虽然举止还稍显青涩,但相较于之前还是有很大的进步,徐文若也就给了她们两个试一试的机会。

        最后一位赶来的演员是刘岑,这真的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女演员,杨子和魏缨两人跟刘岑相比,简直被甩出了八条街,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一种难言的魅力,能够瞬间吸引男人的目光。

        她完美符合了徐文若对于演员的要求,少妇人妻,即便她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充满了魅惑的味道。

        本来这位饰演铁扇公主的女演员根本就不用这么早来剧组,因为距离她的戏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后半部分才有她出演的场次。

        但是想到杨子和魏缨的经验还不是很丰富,徐文若看到刘岑的形象之后就把她留了下来,为此徐文若付出了双倍片酬,本来她只有在下部分出场是没有双倍片酬的,但是谁让徐文若有求与她呢。

        如果有了刘岑在旁边指导,那么杨子和魏缨就有了一个参考对象,知道她们该怎么去演女妖精,没错,刘岑本人就像是一位祸国殃民的女妖精,杨子和魏缨照着刘岑的形象去演,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等主要演员到齐之后,徐文若也就宣布正式开始拍摄任务,众人一同赶往了西北的大漠,影片所有的外景都在哪里拍摄,由于并不需要太多外景建筑的原因,那边的进度也很快。

        十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搭好了布景,等到剧组到达之后,就可以进行拍摄了,徐文若依旧是按照自己的拍摄方式,从头到尾完成所有的拍摄,这样能够让演员更好地入戏,呈现出质量更高的品质。

        刚刚来到西北大漠,在一众演员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时候,徐文若为了给整部影片定下一个喜剧的基调,于是就和孟达一起拍摄了大话西游的片头,也就是悟空、唐僧和菩萨三人对峙的场景。

        徐文若并没有使用替身,就连孙悟空的形象也是他自己饰演的,即便身上被贴了不少毛茸茸的装饰,整个脸上变得瘙痒难忍,徐文若也坚持自己上场。

        负责饰演观音的是剧组内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她并不是群演,只是群演试戏的时候,徐文若没有找到令他满意的,于是就从剧组的工作人员之中找到了一个形象和气质很符合的人,来扮演观音。

        徐文若之所以这么随意,就是因为他知道这段戏的主要看点都在孙悟空和唐僧的身上,观音只不过是凑热闹的,只要形象符合就行了,演技倒是其次的。

        孟达和徐文若搭档了一段时间,两人还是有点默契的,并且孟达很久之前就在节目中饰演过唐僧的角色,徐文若还让他多琢磨一下,结果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等三人全部化好妆后,周围的鼓风机一开,配合上灯光,就呈现出一种神奇的场景,夜晚的大漠依旧是狂风呼啸,观音身上闪烁着佛光照亮了夜空,而在观音的对面,正是一只桀骜不驯的猴子。

        “孙悟空,你这个畜生,本来答应佛祖要护送你师傅唐三藏去西天取经,却跟牛魔王串通要吃你师傅,你知不知道犯了弥天大罪!”

        一开场,悬浮在半空的观音就是呵斥孙悟空,并且一开口就打破了人们对于西游记的种种认知,毕竟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孙悟空都是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一路上降妖伏魔,打死了不少想要吃唐僧肉的妖怪。

        可是这部电影一开头就说孙悟空却要伙同牛魔王吃掉自己的师傅,这种剧情是非常骇人听闻的,不少没有看过剧本的工作人员和群演,眼神中都充满了怀疑,怀疑自己拍得究竟是不是西游记。

        “少啰嗦!”

        孙悟空一开口就将自己桀骜不驯的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他右手的金箍棒一挥,然后指着观音大骂。

        “你追了我三天三夜,我看着你是观音的份上才不杀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

        “悟空,你怎么能够这么跟观音姐姐说话呢。”

        就在孙悟空怒斥观音的时候,他的旁边从来一道温柔的声音,劝阻孙悟空不要用这种语气跟观音讲话,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孙悟空显得更加不耐烦,转头呵斥一声。

        “不要吵!”

        但是很明显猴子的呵斥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唐僧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劝阻着孙悟空,一点都不在乎他是否愿意听。

        “你又在吓我,大家不要生气,生气会放了嗔戒的,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不好吗?”

        “悟空,你也太调皮了,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乱扔东西,乱扔东西……你看,我话还没说完,你又把棒子给扔掉了。”

        “月光宝盒是宝物,你扔掉它会污染环境,唉,要是砸到小朋友该怎么办,就算是没有砸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呀!”

        唐僧拿着孙悟空扔掉的月光宝盒来到了他的身边,紧接着就是一段段罗里吧嗦的废话,让本就非常暴躁的猴子非常的头疼,他一把抓住唐僧手中的月光宝盒,咬牙切齿的说道。

        “放手!”

        “干什么?你想要啊?悟空,你想要就开口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那真的想要的话,那你就拿去吧。”

        在唐僧嘴里不停地念经的时候,猴子的表情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忍耐,终于,他一把抢过唐僧手里的月光宝盒,然后一把将他打倒在地。

        “我靠!”


 

        “大家也看到了,这家伙有事没事就在这里长篇大论,婆婆妈妈,叽叽歪歪,就像是一只苍蝇在你耳边飞来飞去的,嗡嗡嗡嗡,救命啊!”

        然后孙悟空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一样,在那里自言自语,手舞足蹈,示意自己怎么杀死了一只令人讨厌的苍蝇。

        “哇,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孙悟空的这番话也让众人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杀唐僧了,但是很明显观音并不能接受这个理由,于是在一番打斗之后,把悟空收进了她的玉净瓶中。

        然而唐僧却出乎意料地选择用自己的命去换孙悟空的命,求观音放孙悟空一条活路,至此,两人达成了约定,孙悟空五百年后将会重新投胎做人,大话西游的故事至此开始。

        众人看完这段场景,算是明白了徐文若的这部电影有多么离经叛道,这跟之前的西游改编的电影完全不同。

        而在一旁观看的黄波神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即便他之前看过《整蛊专家》,可还是不能理解徐文若这种完全不着调的喜剧表演方式,因此他才答应了徐文若的要求,打算来到徐文若的剧组近距离观察一下这种风格。

        可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头,黄波就觉得这部电影还真的是蛮有意思的,尤其是徐文若和孟达这种表现风格,非常的浮夸,可是这种浮夸的演技却充满了喜剧的风格,这让黄波陷入了思索。

        于是,他找到了拍完这段戏,正在安排下一场戏的徐文若,让他具体地讲一下这种表演风格。

        “唔,怎么说呢,反正下一场戏就到你了,这样吧,等到你拍戏的时候,你先跟孟达商量一下,可以先按照他的思路演一遍,你试着找找感觉。”

        “孟达吗?”

        “对,他现在的表演风格就完全符合我的要求,你可以和他交流一下。”

        黄波点了点头,他也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演员,对于孟达这种经历的演员很有好感,听到徐文若让他去找孟达请教,黄波心里并没有觉得难看,认为孟达跟他的地位相差太大,从而不好意思去请教。

        第二天,整个剧组就正式开始了工作,昨天晚上的那场戏只是一个开胃小菜而已,今天要拍摄的内容,才是整部电影的开局。

        这部电影首先要出场的是春三十娘,她的扮演者是魏缨,她是一位新生代的女演员,之前并没有扮演过这种类型的角色,即便之前试镜的时候放开了自己内心的约束,展现了一点风情。

        可是正在等到要出演的时候,魏缨的内线还是非常紧张的,不过好在她的身边还有同病相怜的杨子,她们两个要在刘岑的教导下,摆脱之前影视形象的束缚,展现出自己的魅力,饰演一位风情万种的女妖精,这说难其实也不难。

 西风呼啸的大漠中荒无人烟,恍惚之间出现一位身披黑纱,骑着黑驴,手持一束花枝的女人,她独自行走在大漠之中,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很快镜头一转,大漠之中出现了一些破烂的茅草屋,一群强盗匪帮混迹于此,领头的正是黄波饰演的二当家。

        听到手下的汇报,外面来了一位小娘子,二当家的脸上笑的非常淫荡,尤其是看到那位小娘子直接送上门来,褪去黑纱,衣裳半露,万种风情的模样,更是让一众强盗非常兴奋。

        只是众人还没来得及行事,就被这位美艳的女子打得落花流水,原来这位敢孤身一人深入大漠的女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春三十娘。

        “卡,好的,先休息一下。”

        听到徐文若暂停之后,黄波立即来到了徐文若的身边,他看着自己在镜头前的表现默然不语。

        徐文若也不打断他,冲着魏缨摆了摆手,示意她也来到自己的身边,然后让孟达和刘岑过一遍刚刚的文戏,让他们两个人看看有什么不同。

        徐文若清楚这两位都是很有天赋的演员,有些时候不用说得太多,给他们多演示两遍,他们很快就能找到那种感觉了。

        “各就各位!重新开始!”

        徐文若一声令下,刚刚休息了一会儿的工作人员再次忙碌了起来,只不过这次表演的人换成了孟达和刘岑,他们分别饰演刚刚黄波和魏缨的二当家和春三十娘的角色,相较于上一场稍显紧张的气氛,这一场显得轻松很多。

        即便是群演也知道,这一幕肯定不会剪辑到电影之中的,因此他们心里就显得随意了许多,就连孟达和刘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们两人的演技非常出色,一举一动都有种非凡的味道。

        首先就是褪去黑纱的春三十娘,她的身段和眼神非常妩媚,虽然动作和刚刚魏缨的举动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可是呈现的效果却有种天差地别的感觉,魏缨还稍显青涩,而刘岑则是浑然天成。

        孟达饰演的二当家正好露出一脸猪哥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猥琐,但是看起来却非常符合剧本的要求,人物形象一下子就立住了,毕竟在剧本中二当家就是猪八戒的转世,好色是他的本性。

        孟达和刘岑配合的效果非常好,不知道是不是心态比较放松的缘故,就连群演都发挥得更加出色,这让一旁观摩的黄波和魏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魏缨脸上感到有些羞愧,她感觉自己跟刘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黄波则是有些迷惑,他仔细的对比了自己和孟达的表演片段,想要从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黄波也是一个很纯粹的演员,他知道自己刚刚表演的效果并没有孟达好,那就找到自己的欠缺的部分加以改正,这或许就是他能够抽一个小人物拿到影帝的重要原因。

        “你去找刘岑交流一下经验,让她教你怎么样演的自然一点。”

        徐文若轻轻拍了一下魏缨的肩膀,然后示意她去找一旁的刘岑取取经,魏缨听到徐文若这么说,她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的,徐导,我这就去问问刘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