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偷偷泄欲 好大⋯太涨⋯快点深一点

     要知道,在战场上,别说三天三夜没有消息,就算一个小时,甚至十分钟没有消息,都是极度危险的!

        因为战场情形瞬息万变,前一秒或许还在跟总部或者队友报告情况,下一秒或许就已经被一颗流弹击中,夺去生命!

        所以在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或者在行动中暂时的喘息阶段,兵士之间都会互相进行联系,报告情况,好让领队队长以及总部知晓伤亡情况,以此做出进一步的行动指使!

        但是现在,何二爷所带领的小队竟然已经三天三夜没有与总部取得联系了!

        那也就是说明,他们小队存在全军覆没的可能!

        而且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听到这话,水东伟顿时也紧张了起来,急声问道,“那没有派其他人去寻找吗?!”

        电话那头的赵永刚顿时苦笑一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为了搜寻这份文件,为了对抗源源不断涌入的境外势力和敌对力量,我们暗刺大队已经将全部能派的人手都派出去了,甚至连通讯兵,我们也只保留了一个!哪还有人手去寻找他们呢!”

        水东伟重重的叹息一声,眉头紧蹙,双眼望着办公桌,沉吟不语,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一旁的林羽早已经将拳头捏的咯吧作响,用力咬了咬牙,忍不住开口问道,“赵政思,也就是说,现在何二爷他们……他们生死未卜是吗?!”

        其实在何自臻离京赶赴边境的那一天,他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天。

        不只是他,何二爷的发妻萧曼茹,以及京中许许多多的人,也早就料到了这一天!

        自古以来,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何自臻身为暗刺大队的大队长,身先士卒,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并不稀奇!

        只要他一日不从边境撤回来,那便一日都会有随时殉国的风险!


 

        只不过,虽然林羽心里早有准备,但是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听到林羽突兀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赵永刚猛然一怔,一时间没有分辨出林羽的声音,顿时警惕起来,沉声问道,“水处,对面是谁在说话?!”

        “奥,是家荣,何家荣何队长!”

        水东伟急忙说道。

        “哦?何小兄弟?!”

        电话那头的赵永刚顿时有些惊讶道,“他也在您的办公室?!”

        显然水东伟的司机并没有告知他林羽跟水东伟在一起。

        “对,我今晚特地带他过来处理一些事情!”

        水东伟应声道。

        “赵政思,您还没回答我呢,何二爷他是不是有牺牲的可能?!”

        林羽急声追问道。

        电话那头的赵永刚顿时一阵沉默,迟疑了片刻,这才低声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何队长带人赶赴的,是整个边境最危险的区域……”

        听到他这话,林羽大脑嗡鸣一响,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摇摇欲坠,幸亏及时伸手扶住一旁的办公桌,否则只怕会摔倒在地!

        “家荣,你没事吧?!”

        水东伟面色一变,急忙伸手搀扶了林羽一把。

        林羽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电话那头的赵永刚似乎察觉到了林羽状态的不对,话锋一转,急忙安抚道,“不过我说了也只是可能,以何队长的能力和侦查意识,敌人想要杀他,也并非难事!而且迄今为止失联的小队不只何队长他们,还有四五支小队也失去了联系!其实在形势复杂的边境区域失去联系并不算怪事,但就是……何队长他们失联的时间着实有点久了!”

        说着他声音一正,急忙道,“所以,水处,我再次郑重请求,请您马上增派人手支援我们!”

        林羽神情一变,同样满脸期待的望向水东伟,急声道,“水处,您刚才也听到了,十万火急啊!”
 

        事关何二爷的生死,林羽原本以为水东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水东伟仍旧没有吭声,面色凝重,沉默不语。

 

        林羽脸色一变,有些不敢置信道,“水处长,难道您不在乎何二爷的生死吗?!”

        水东伟的“冷漠”着实有些出乎了林羽的意料。

        据他所知,水东伟对何二爷可是极为敬重的,委实不该有如此表现!

        就算水东伟为难,无法一时间答应下来,也一定会说他会尽力争取的!

        “唉!”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旭永盛作文网 » 大炕上偷偷泄欲 好大⋯太涨⋯快点深一点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zxuys.com/zwdq/74132.html